cocoakang +

走在路上

每次去吃拌面都会莫名地幸福。可能是因为更像家乡的味道吧。”清真?食堂太小了,又不显眼。”“清真不太好吃吧。”和南方同学提议去吃清真食堂,得到这样回复的概率不算低。每每听到这样的回答,心中竟然有一点游子在外和知己难寻的忧伤,可以算是相当矫情了。矫情给自己看,倒也不算做作,写在这里,权当是备忘。

吃完晚饭走在阳明桥上,路上的大部分是刚下课的学生。有的两三结伴,有的像我一样独自一人,神情严肃,又有些木讷,他们在想些什么?世界这么大,你懂得几人的想法,又有几人懂你的想法呢?

喇叭里响起的歌声使我感觉回到了高中生活,每个早晨或晚上会放起相似的旋律。歌名叫什么是不记得了,那时的我,会想到今天自己会是这个样子吗?

高中的时候相当单纯,一心想着读书读书,为了背单词甚至走路都带着纸条。大三有一次收到一本书,回寝的路上就迫不及待地拆开了包装,随手翻了几下,还被路人当做学痴,这么想想,高中时天天手中扔着一本书的我,是坊间流传的一大奇葩无疑了。

现在再看,也都过去了,大学以后新遇到了很多人,他们不会知道你的过去。以前的好友有了自己的生活,渐行渐远,于此同时也认识新的朋友,开始新的生活。不断地接触着新的思想,甚至自己也变了。忘记在哪里看到,讲人会经历不同阶段,每个阶段之间单独来看,仿佛是不同的人,现在觉得,不是不无道理。每每在清真食堂要一份拌面的时候,咀嚼的定是心中的家乡和过去的自己吧。

淀粉能给人满足感,至少对我来说,这是真理。现在每当心情跌倒底谷,像阿宝一样用包子把嘴塞得浑圆,上床睡一觉也就过去了,再也不会像以前为一些小事争个面红耳赤。也许最后会像菊与刀里所说,内心达成圆熟,空空无我。

实验楼前的树叶又绿了,再有三个春秋,我也该走了。

Blog

Photo

Project